第十七届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暨2014年CSCO学术年会

郭军教授:FDA批准pembrolizumab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2014-09-22
字体大小:

丁香园:首先非常感谢郭教授今天接受丁香园的采访,我们上午也听到了您关于黑色素瘤三十年回顾的报告,您也提到就是近十年来黑色素瘤领域取得了非常大的进展,那么它相较于其它领域首先在黑色素瘤领域取得免疫靶向治疗突破的原因有哪些呢? 

郭军教授:我觉得有几个方面吧,第一黑色素瘤本身就是一种免疫原性比较强的肿瘤,那么最早肿瘤的相关抗原如marker1gp100这些相关抗原都是黑色素瘤的抗原,到目前为止,真正作为免疫治疗研究的基础中最主要的对象其实也就是黑色素瘤,因为它是一个相对来说免疫原性比较强的肿瘤,所以免疫治疗也好,分子靶向治疗也好,都是较好把握的。

但是之前呢,这些研究状况到了临床以后呢总是以失败而告终,那么最后终于取得了突破,不仅仅是在分子靶向治疗方面,特别是最近在靶向免疫治疗这块取得了非常大的突破,确实是非常令人兴奋,这个突破不仅仅是在黑色素瘤的突破,很快就会席卷到其它肿瘤,并且影响到其它肿瘤未来的治疗。这个还是比较有意义的,也是有它的原理的。

丁香园:那您觉得免疫靶向治疗对于其它的应用有哪些经验可以借鉴呢?

郭军教授:首先黑色素瘤的治疗在过去本身是难度很大的。它不像别的肿瘤,可能以前有很多比较有效果的办法,所以黑色素瘤能够找到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法是不容易的,之前也尝试过各种治疗,从CTLA-4单抗取得的成功,到现在PD-1取得更大的成功,在这短短的几年中终于有所突破,觉得还是跟对免疫系统的理解,人类的认识的提高有密切的关系。如果认识不到某个基因突变是驱动基因,则想不到用这个驱动基因的抑制物去抑制这个驱动基因,从而取得抗肿瘤的作用,这也是人类的进步。

那现在我们认识到了这个CTLA-4PD-1的结合,这几个point是关键点,这几个点如果能够得到解决,那么抗肿瘤免疫就会自动发生,就像是一辆车,以前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如何开,只是使劲地踩油门,然而我们不知道同时我们没有松开刹车,这样的话即使再使劲踩油门也没有用。现在发现其实如果知道刹车在哪,手刹是什么,脚刹是什么,如果脚刹、手刹同时松开的话,不用给油门车就会往前走,而且走得会比较快。过去我们费那么大劲,总是想正向调控,结果都失败了,那是因为闸没有松开,但是还是认识到这个问题的,所以说人类对免疫学和分子生物学的认识的逐步深入,相信还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有效的抗肿瘤治疗方法。

丁香园:我们知道近两年虽然在黑色素瘤领域取得了非常大的突破,但是可能更多的还是集中在一些西方人种的数据上面,那么对于这些新的药物和抗体,靶点在中国人上的这些研究有没有一些相关的计划呢?

郭军教授:那当然是有的,因为大部分的研究及数据还是属于西方的,我们中国的进展很少,但是这些东西不光说是大家知道靶向免疫治疗是属于全人类的,对于中国的患者和亚洲的患者来说,同样能够给我们的患者带来非常大的好处。我们现在也在积极地争取能够尽快地开展我们中国的临床实验来证实这些最新的药物是否使我们中国的患者获益。如果一旦被证实,那么中国的黑色素瘤患者从此,应该说比过去希望大大地增加了。那么生存率也会翻倍,所以希望我们能够克服重重障碍、尽快把有效的治疗方法让我们中国的患者受益。

丁香园:前一段时间FDA批准MSD旗下的Keytruda,这个药物是首款阻断PD-1细胞通路的药物,那么您觉得这个药物的获批对于黑色素瘤的药物治疗的选择和临床实践有哪些影响呢?

郭军教授:美国FDA批准的pembrolizumab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个药物在整个肿瘤治疗当中将会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它的意义不仅仅在黑色素瘤,可能很快会在其它方面的肿瘤,包括肺小细胞肺癌、肾癌等都会是革命性的、里程碑式的药物。当然不仅仅是MSD旗下的pembrolizumabBMS公司的Nivolumab还有其它公司的PDL-1等等,这一类的PD-1抗体都有可能陆续上市,这些药物的上市可能会改变目前整个肿瘤治疗的现状以及未来的方向。

郭军教授:因为现在是伊匹失败的患者使用,实际上pembrolizumab的研究疾的411例患者,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患者没有用过伊匹。但是它同样得到了40%PR,效果非常的好。这样的话,其实伊匹失败也好,满意也好,其实都可以用,而且看起来Q 的效果更好,所以未来有可能是作为一线药物来使用。是不是就开始联合伊匹加pembrolizumab,我们一起拭目以待。但是我并不太看好这种联合,因为这种联合的副作用比较大,虽然有效率从40提到了50PFS也延长,但是这个付出的代价有点太高。那么是不是还会有更好的方案,这种联合的副作用能不能进一步降低,或者还有没有更好的联合的方案能够使得疗效有进一步的提高,而且副作用比较小,我想这可能是未来的研究热点。

丁香园:今天您也参加了讨论关于晚期肾癌的治疗,肾癌领域相对于黑色素瘤来说受到的关注相对较少,那么目前国内晚期肾癌的诊疗现状存在的主要的诊疗方面的难点有哪些呢?

郭军教授:其实目前中国国内晚期肾癌的治疗难点存在于几个地方。一:关于转移性肾癌什么时候开始治疗。在这一点上大家还是有所争论的,是不是一旦出现转移就要开始治疗呢,其实我们的观点不是这样。比如说骨转移就要用靶向药,用和不用有多大区别,安全的骨转移,比如单纯的肺转移癌很小,如果长期稳定的话,则没有必要着急治疗,如果它是一个快速进展期,这点常识应该非常明确,应该是赶快运用靶向治疗,而不是再去观察等待。

所以这些问题必须要明确。不能一概地去说只要转移就可以观察等等,那这样不错,转移了要看是在快速增殖期还是在相对稳定期,若是快速增殖期,则需赶快使用靶向治疗,因为这样的话病人才会获益;如果是在快速增殖期仍然观察等待的话,就会延误病情的治疗机会,反而使病人遭受不必要的痛苦。

而一线治疗如何选择,二线治疗如何选择,三线治疗如何选择都是面临整个治疗过程当中的问题,中国的患者有自身的特点,对于一线治疗问题要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来选择,二线治疗是根据一线治疗的结果来选择,而三线治疗的选择更是需要参考前两线治疗的效果:副作用怎么样,疗效如何,如何选择三线才会更合理、更合适、患者能够接受,还有最重要的经济条件。这些都是我们在治疗病人过程中要考虑的诸多因素。

丁香园:我们了解到您在CCO杂志上策划了一期关于黑色素瘤的特刊,能给我们介绍一些这期特刊的主要特点都有哪些呢?

郭军教授:首先非常感谢CCO编辑的不懈努力。这一期是国际顶尖专家和我们中国的专家共同去完成的有中国特色的黑色素瘤的目前治疗现状的综述,在这个过程中特别强调了肢端和粘膜黑色素瘤,包括手术,辅助治疗、四期治疗、化疗、免疫靶向治疗等等最好的资料汇总,出了最新一期的贴近亚洲患者最新进展的一本综述集,这本综述集代表了全球对于枝端和粘膜黑色素瘤治疗目前辅助治疗、刺激治疗、手术治疗等等的共识。如果有时间大家可以阅读一下,定会受益匪浅。

丁香园:谢谢您。

 

编辑: 香农    来源:丁香园

网友评论

2014临床肿瘤学新进展学术研讨会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第50届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