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届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暨2014年CSCO学术年会

徐兵河教授:乳腺癌三十年发展轨迹

   2014-09-24
字体大小:

丁香园:徐教授您好,非常感谢您接收丁香园的专访。众所周知,乳腺癌近三十年的发展一直受到很大的关注。徐教授能否评述一下乳腺癌这三十年来的进度和发展轨迹。

徐兵河教授:乳腺癌这三十年来的发展进度:首先是乳腺癌从手术治疗到综合治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在70年代之前乳腺癌基本上是以手术为主,70年代以后由于两个临床试验改变了乳腺癌的治疗模式,证实术后辅助化疗比单纯手术的效果要好,后来就又有内分泌治疗进行辅助治疗,同时也有靶向药物进行辅助治疗,这种改变大大提高了乳腺癌的治疗效果。虽然这是治疗模式,但第一个进步是综合治疗的进步。

第二,是乳腺癌的分子分型、个体化治疗的进步。分子分型、个体化治疗的进步是最近十几年的一直研究的方向。我们觉得乳腺癌不光是一个疾病,它实际上是由不同亚型组成的疾病,最主要的四个亚型是Luminal A(管腔A型)、HER-2 type、三阴性乳癌、Luminal B(管腔B型),根据不同的亚型来采取不同的治疗策略,因此基于这个也促进了一些乳腺癌检测技术的进步,如技术研究的进步和临床研究的样本开发的进步。所以第二个是分子分型、个体化治疗的进步。

第三,是靶向药物治疗。靶向药物治疗比分子分型、个体化治疗应用的更早。在上个世纪末,一九九几年发现Her-2是乳腺癌患者的一个最关键的基因,基因的过度表达或者扩增,首先导致了病人的生存期缩短,然后对治疗的效果也不是特别好,对化疗容易产生耐药性,而且这种基因扩增的病人通常生存期都比较短、预后比较差,后来针对过度表达的蛋白开发出单克隆抗体,即曲妥珠单抗。

曲妥珠单抗一开始首先应用于临床上的晚期病人,结果发现能够延长晚期病人的生存期,它是跟化疗组单独对比,即一组是化疗药物组,一组是化疗药物+曲妥珠单抗,发现无论是与哪组化疗药物联合,跟紫杉类联合、或其他药物联合,都能够显著的延长患者的生存期、生存率和OS总生存期,这是其一。

后来又由于辅助治疗发现有四个大规模的临床试验,涉及一万多例病人(13000多例病人),同样都证实术后辅助治疗曲妥珠单抗一联比单纯化疗的效果要好,它能够使乳腺癌病人的复发风险降低一半(50%左右)、死亡的风险率降低三分之一,而且这个结果已经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因此很多人都认为,如杂志和临床肿瘤专家认为曲妥珠单抗用于乳腺癌是乳腺癌的一个革命性的进步、渐进性的进步,大大改变了这一类乳腺癌病人的生存。所以这是第三个进步,即靶向药物治疗。曲妥珠单抗是世界上第一个靶向药物,由于它的问世,带动了其他肿瘤治疗的进步。比如胃肠道肿瘤、肺癌,过去对它们束手无策,晚期肺癌生存期一直在十个月左右,一直都很难达到一年。

自从靶向药物用于肺癌后,肺癌病人的生存期被大大的延长,也包括一些过去一点办法都没有的(04:40)肉瘤、肾癌。由于靶向药物的进步,它开创了不光是乳腺癌,而且是实体瘤治疗的一个新的领域。

因此我觉得最近这几年乳腺癌的进步应该是这三个。即第一是从单一治疗到综合治疗,第二是从一种方案适合所有病人到个体化治疗,第三是靶向药物治疗的一个飞速的进步。

丁香园:刚刚徐教授提到了目前乳腺癌已经进入靶向药物治疗时代,但是化疗依然还是占有着重要的地位。能否请您评述一下在个体化治疗,化疗的地位和作用如何?

徐兵河教授:对目前来说化疗仍然还是一个基本的、基础的治疗方法。大多数的靶向药物实际上还是跟化疗药物进行联合或者序贯来治疗的。所以我觉得化疗目前还不能完全放弃,不能被取代。所有的乳腺癌的治疗,特别是辅助治疗、化疗,都是基础治疗,在这个基础上根据不同的亚型、根据产生不同亚型的抗(06:04)治疗。这个在分子靶向药物基础上进一步提高疗效,所以基础治疗还是最主要的。

丁香园:在徐教授看来在乳腺癌领域最有前景的靶点以及和目前这个靶点相关的研究都有哪些?

徐兵河教授:最基础的靶点就是信号传导途径。信号传导途径是乳腺癌的一个最关键的、跟乳腺癌生长、转移有关的途径。信号传导途径的一系列通路包括HER-2,还有一些下游的基因PI3K/AKT通路,以及一些再往下的下游基因,所以目前认为跟这个信号传导途径相关的一系列通道能够调节乳腺癌的生长、转移和对治疗的敏感性。目前的研究能够把其他的通路串联起来,所以信号传导途径是一个最重要、最关键的通路。

丁香园:目前在临床上,转移性乳腺癌的维持治疗,医生一般都是如何进行选择的?

徐兵河教授:维持治疗是目前研究比较热的一个领域。但是维持治疗我觉得还是在研究中。第一,目前大部分研究显示维持治疗能够延长病人的无病生存期,但是对总生存的延长目前还是有些争议。

第二,就是没有一个特别好的能够长期使其维持治疗的一种药物,联合维持治疗毒性太大了,但是同样能够长期维持治疗的单药又不是特别多,所以可能今后还需要开发一些新的药物来进行维持,而且维持治疗策略到底怎样进行,这也是一个关键问题。比如说这种维持治疗是用化疗药物维持,还是靶向药物维持?对不同的病人可能会产生不同的治疗策略,主要目的就是尽量延长病人的生存期,另外毒性在病人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病人可以耐受,因为维持治疗的治疗时间比较长,所以就必须要求药物的毒性特别低,病人使用也比较方便。

化疗药物针对不同亚型的乳腺癌,采取不同的维持治疗策略也是最关键的。你不能把一类药都用于所有的病人的维持治疗,我觉得可能不是一个太好的模式。现在可能,因为选择的药物不多,往往把一种化疗药物都用于所有的亚型,不可能全部都能维持。不同的分子亚型,病人可能采取不同的维持治疗策略。

丁香园:您今天参加了OOTR转化肿瘤学专场,跟外国专家进行一些交流。能否请徐教授分享一下与国外教授交流的感想和经验?

徐兵河教授:第一,是能够互相交流一些相关领域的情况,看看大家各自都做了一些什么。第二,是交流一下目前这个领域的一些进展,这个是很重要的。了解这个进展、了解别人在做什么才能够决定下一步我想做什么,以及我们之间能不能开展合作,这个就是我们交流的一个最主要的目的。

丁香园:您大型临床研究的参与方面积累了诸多经验,请问徐教授您觉得中国医生在参与国际多中心的大型临床研究应该注意哪些方面?

徐兵河教授:首先应该积极参与多中心研究,因为只有进去了,进去参与以后就是要做得好,得到认可。然后在这里面逐渐扮演一个主要的角色,或者进入一个核心的地位。比如说我开始参与,然后积极工作得到大家的认可,逐渐参加专家委员会;在专家委员会当中,可以参加方案的设计、实行、讨论、方案最后的总结,这样才能知道这个整个研究的程序、过程是什么、以及出现问题怎么解决。最后一点就是你进入这个研究当中,要努力成为这个研究的领导者,不光要成为核心者,还要领导某个区域性的研究,或者成为全球性的领导者,这个需要一个逐渐的过程。

丁香园:好的,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们丁香园的采访,祝您工作顺利!

编辑: 香农    来源:丁香园

网友评论

2014临床肿瘤学新进展学术研讨会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第50届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