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届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暨2014年CSCO学术年会

新药研发需要政府,学术界,工业界的协同合作

   2014-09-25
字体大小:

丁香园:关于研究者参与国际临床试验研究意义在哪里,给研究者会带来怎样的意图,患者从中可以有什么样的获益?

宋文儒教授:因为中国要和国际接轨的话,这个中国研究者参与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近十年中国在这方面的进步特别大,但这个进步大部分还是在晚期的临床试验中,因为中国注册规定不太允许早期的临床研究,所以说这个是下面需要加强的一些地方。如何关注早期临床试验,这样就意味着拥有的机会就比较正规,做一些早期一期的临床试验。

刘克教授:中国的临床研究者参与国际性临床试验也就前十几年开始的,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一定困难,因为我们第一没有国际临床研究的经验;第二个就是语言的问题;第三就是个研究机构之间的互相合作。经过这么多年的不断参加国际性试验,所以在会上也听吴一龙教授说我们中国临床试验者现在不仅是参与临床试验,而且已经为中国特殊临床病种,有机会能够领导一些临床试验;

另外基础研究方面,中国现在也确实进入一个新的水平,互相合作相对来说比过去好得多,总的来说是一个互动,中国参与国际临床试验可以学到很多国际经验,另外更重要是通过国际经验把我们国内临床研究和基础研究结合,最后好处是对于我们中国临床肿瘤事业有一个推进作用。同时更重要的是中国的病人能够获得参与临床试验的机会,对患者是一个间接的帮助作用;

袁瑞荣教授:新药研究的开展需要政府,学术界,工业界有一个协同合作,open-mind。对中国的临床学者的期望是:大的研究机构应该帮助基层的医院进行这方面的训练,让他们也能够也有机会加入这种试验,让病人能够获益。

现在中国再往下一步,就是要进行创新,那我们必然要增加国际交流,在国际交流中,研究者要学习怎样带进临床,审评者他们也在学习怎样去审评,我们厂家也在不断发展这些能力,只有跟国际多交流,才能到互赢,才能增加我们中国创新能力;

我们不是必然走国外走的路,我们更要考虑怎样超越,那么就多向人家学习,多进行加强交流。

丁香园:现在有好多我们国家的患者在海外购买还未在国内上市的药物使用,这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刘克教授:病人之间对药物的反应不一样,代谢不一样,新药在欧洲或美国研发,可能不适用于中国人,但大部分情况没有太大的区别,现在越来越多的病人到美国去看病,但大部分老百姓还是没那么多钱支持这个;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缩短新药的审批,可以缩短治疗时间。但是CFDA的在这方面的人手非常少,还是需要加大投入。

袁瑞荣教授:我觉得病人到国外买是好事,也是坏事,不能说病人不对,病人就是想着找出最好的方法去治疗,国内没有的情况下,完全有权利到任何地方买到更好的药,只有少数人这样做,大部分人还是做不到,这样就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挑战,我们的政府和医生要共同努力,只能加快研究的步伐,我们中国人要等的时间要长才能享受科研的成果,这从道德上也说不过去,安全性问题也要考虑。我们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很多权利包括健康权应该是一样的,而我们对生活质量的提高的追求也是一样的,对医药水平的质量也是一样的。

实际上提到癌症有两个大问题,第一是预防,这方面需要国家投入很多大的支持。另外就是治疗,如果是癌症发病率明显降低,就可以省出很多资金来提高病人的治疗质量。

 

编辑: 香农    来源:丁香园

网友评论

2014临床肿瘤学新进展学术研讨会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第50届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