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届中国医院院长年会

赵作伟院长:医疗联盟四条纽带缺一不可

   2014-11-25
字体大小:

丁香园专访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院长赵作伟_副本.jpg

丁香园:赵院长您好,感谢您接受丁香园的采访。2014年11月8日,由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牵头的辽南医疗联盟正式成立,医疗联盟从某方面来说确实能够整合医疗资源,但也有一些专家和同行对医疗联盟提出质疑,认为大医院越做越大,小医院越做越小。您认为是哪方面的因素或障碍导致这样的现象?怎样才能够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

赵作伟院长:医疗体制改革的总目标是公平、质量和效率,公立医院改革的目标就是维护公益性、调动积极性和保障可持续性。第一条强调的是维护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成立医疗联盟的举措与国家的政策相吻合,但在各个地方有医疗联盟或医院集团或医联体等不同的模式,这会让大家有不同的想法,或者在运行过程中,让大家产生不同的想法。

辽南医疗联盟分为三层,第一层是核心层,包括大医附二和其他几个院区,由医院统一垂直管理;第二层是紧密层,真正的把医疗联盟的医院当作我们自己医院的分部去管理,和大家共享我们在医疗,科研,教学等方面的经验以及一些管理的手段和办法,使大家同步提高;第三层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层是项目层的合作,比如现在大医附二和大连市周边地区,尤其是周边的偏远地区已建立了70家远程心电中心,以大医附二为中心,为远程心电中心发来的心电图作远程心电诊断,同时也包括其他方面的诊断如影像诊断,远程病理诊断等,这种合作在某种程度上真正解决了看病难的问题。全国很多地方都在做这项工作,但是真正能把这项工作做起来并且能成规模做起来,产生很好的社会效益的医院很少。

医疗联盟或医联体有四条纽带不能丢失。第一条是行政纽带,医联体在某种程度上是国家的行政干预,让大医院带动小医院尤其是县级医院的发展;第二条是技术纽带,让先进的医疗技术能够覆盖到乡镇和社区,带动基层医疗技术水平的提高;第三条是信息纽带即IT纽带,信息化的纽带不可或缺,大医院医生都很忙,经常下到基层医院不现实,而且大部分远程医疗、门诊、会诊以及诊断完全可以通过信息化手段来解决;第四条是利益纽带,利益纽带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社会效益,一是经济效益,如果没有利益纽带来支撑或动力,医联体和医疗联盟都无法存在,只有做到互惠共赢,才能建设好医疗联盟。

丁香园:由中国卫生杂志社主办、辽宁省卫生计生委承办的2013年度“推进医改、服务百姓健康十大新举措、十大新闻人物” 活动中,您被评为2013年度全国医改的十大新闻人物之一,能否跟我们分享下您有通过哪些方式来推进医院改革?

赵作伟院长:我们根据当时医院的具体情况,进行了一系列调整。首先是确定医院发展的愿景,包括成立医院集团或者医疗联盟;此外在医院战略布局、学科建设、人才发展、绩效分配体制以及科研、教学等方面都进行了改革,使医院整体发展进入了快车道,这些举措中任何单一举措都不会使医院发生根本性变化,医院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组织,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系统,只有系统内各因素协调发展,才能让机器正常运转。

调整后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变化,第一个是医院员工的精气神发生了变化,现在大家都很热爱医院,也更愿意为患者服务,这就为医院做了最好的宣传,这也使我们在辽宁省等级医院评审当中,在大连市排名第一,员工价值更是排名全省第一。第二个变化是医院各种医疗数据的完成情况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第三个变化是社会的满意程度,我们借助第三方评价系统对医院整体满意程度做了调查,不论社会对我们医院的满意程度,还是员工对我们医院的满意程度,大医附二在其所调查的领域都是全国领先的。第四个变化是医疗科技水平和学科建设出现了飞跃式的发展,大医附二近两年引进了十多位人才,一个人才带来一个学科,因此学科建设水平有所突破。大医附二还在原来大的专科基础上细分了54个亚专科,使得医院的年轻医生、学科骨干等有更多崭露头角的机会。

丁香园:您刚有谈到医院在发展过程中会引进一些学科带头人,但在人才引进过程中,经常会出现“三重三轻”的现象,即重外部人才,轻内部人才;重个人,轻团队;重引进,轻使用,你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赵作伟院长:这种现象确实不同程度的存在,医院的核心竞争力是人才,而每个人尤其是著名专家,在性格、做事风格、影响力以及他想达到的目标等等各个方面都不尽相同,所以我们对人才要分槽饲养,不拘一格降人才,根据他们不同的特点量体裁衣,让他们能够更好的适应这湾水,并能改变这湾水或者提升整体的水平。大医附二现在有3000张床位,是辽南地区最大的医院。我们对人才的渴望比任何时候,任何医院都强烈,在此也希望借助丁香园的影响力帮助我们呼吁、吸引更多人才。

丁香园:最近大家都在热议医生自由执业,您对于这方面有什么看法?

赵作伟院长:我们在对待医生自由执业的把握上,一定要兼顾其特殊属性,医生本身就是一个有约束的职业而且存在高风险。像西方国家的医生是相对自由的,自由执业也不是一个医院的医生都自由,而是只有一小部分的医生是自由的,但现在自由执业的医生都在逐渐回笼,最终还是希望能够固定。因此我们考虑能否在我们医疗联盟或者医联体内部进行医生多点执业的试点,通过机构与机构之间签约,不再需要原来复杂的手续,我们现在也有在着手做这方面的工作。此外国家提倡的提高基层医疗水平也可以与多点执业相结合,但这些都需要政策或制度的进一步完善。

丁香园:再次感谢赵院长接受丁香园采访!也祝愿大医附二及辽南医疗联盟在医疗改革的进程中不断发展,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编辑: sunwei    来源:丁香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