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CMAC 专场:亚太地区的艰难梭菌感染

2016-11-23 00:09 来源:京港感染论坛 作者:张雅薇 刘智博

2016 年 11 月 19 日,第五届京港感染论坛的精彩仍在继续,观众的热情仍十分高涨。

下午第一会场的「SICCMAC 专场」(注:SICCMAC 指国际临床微生物及抗微生物化疗协会)来自英国阿伯丁皇家医院的 Ian M. Gould 教授、台湾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薛博仁、加拿大渥太华医院 Saginur MD. Raphael 和来自法国 De la Timone 医院的 Jean Marc Rolain 教授为大家带来了国际最前沿的知识盛宴,专题由薛博仁教授和王辉教授主持。

1.jpg
图 1 英国阿伯丁皇家医院的 Ian M. Gould 教授

英国阿伯丁皇家医院的 Ian M. Gould 教授以「控制 MRSA,我们能否作的更好?」为题介绍了临床干预对 MRSA 发生率降低的作用。通过时间序列分析方法,Gould 教授分析了不同 MRSA 分型的流行率与入院筛查、住院日、抗菌药物使用的关系。

他进一步指出 MRSA 筛查有多种好处,包括减少 MRSA 在院内和社区的播散;改善因感染收治入院或院内感染患者的治疗;减少接受不恰当抗生素治疗的风险,因其可引起 MRSA 反复感染,以及可能改善长期预后。

虽然 MRSA 发生率近年来有所降低,但 MRSA 的防控仍然在路上,需要多方面共同协作,我们需要首先区分定植和感染,进而进行手卫生、抗生素管理、监测、筛选等干预,以进一步控制 MRSA 的播散。

2.jpg
图 2 台湾大学医学院附设医院的薛博仁教授

台湾大学医学院附设医院的薛博仁教授报告的题目是「亚太地区的艰难梭菌感染」。他首先简要介绍了艰难梭菌的研究历史和其导致疾病的临床表现,之后主要介绍了艰难梭菌流行病学及相关研究的情况。在欧洲,艰难梭菌感染的发病率逐渐上升,其高危毒株的发生率、复发率、死亡率都在增加。

2013 年报道了高毒力株的艰难梭菌的传播事件,核酸型 027 的艰难梭菌最初在北美发现,播散到韩国与瑞典,并继续播散到欧洲与澳大利亚。之后他介绍了中国的艰难梭菌检出与感染的情况。许多患者的粪便中都可以培养出艰难梭菌,但并不是都致病且需要治疗。应当注意的是产生毒素 A/B 的菌株。

而在对艰难梭菌的检测率提高之后,其阳性率也提高了,这说明更多的检测会发现更多的病例。2014 年,台湾也检出了高毒力株艰难梭菌。最后,他介绍了台湾地区社区发病的艰难梭菌感染,对分离的菌株来源、类型进行了分析;并总结了 2015~2016 年 6 家医院 740 株菌株的耐药情况(甲硝唑 0.8%,万古霉素 0.7%)。

3.jpg
图 3 加拿大渥太华医学研究所的 Raphael Saginur 教授

加拿大渥太华医学研究所的 Raphael Saginur 教授的报告题目是「联合对抗生素耐药(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AMR)解决方案的声明」,对有关全球 AMR 防控政策的一系列文件进行了解读。抗生素耐药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这不仅是传统认识中单纯健康领域的问题,更是一个跨界性的议题,需要医疗、经济、农业、制药业等多方面的共同参与。

他援引英国「奥尼尔报告」中的数据,指出如果无所作为,到 2050 年,抗生素耐药造成的死亡将超过癌症成为全球第一位的疾病死亡原因,世界经济损失将超过 100 万亿美元。抗生素耐药的日益严重已经引起人们的重视,今年的 G20 峰会也讨论了抗生素耐药的问题,明确阐述了对新型抗生素研发的支持和对抗生素管理的兴趣。

在达沃斯论坛上,制药工业也呼吁政府帮助他们发展新的市场模式,改变商业利益与抗生素管理的矛盾。最后,Saginur 教授总结说,抗生素耐药管理是一项复杂的工作,但我们不是孤军作战,各行业与国家间的协作,能够使我们解决这一问题。

4.jpg
图 4  法国 De la Timone 医院的 Jean Marc Rolain 教授

来自法国 De la Timone 医院的 Jean Marc Rolain 教授,主要向大家介绍了其医院用于实时监测的软件(包括 EPIMIC、BALYSES、MARSS、MIDAS、MALDI-TOF 和 HUB),以及科研中抗菌药物耐药的监测及检测两方面内容。

EPIMIC 软件主要是基于临床症状的,每周自动对临床标本、实验室检测和阳性诊断进行计数,BALYSES 和 MARSS 则分别针对菌种和常见细菌的药敏结果进行计数,当计数的数目高于既往数据平均数时,则系统将报警给临床,这可能预示着临床的暴发。MIDAS 是将 EPIMIC、BALYSES、MARSS 整合的新型软件,能够每周自动进行 LIS 中数据的计数和预警。

实验室人员对预警进行分析和研究,试图找到暴发的原因。MALDI-TOF 是用于检测暴发和追踪克隆的新型方法,Rolain 教授以粘质沙雷菌和阴沟肠杆菌的暴发为例,详细为听众介绍了 MALDI-TOF 的应用,目前该方法已成为用于医院流行病学和暴发检测的快速、前瞻性分型方法。

对于未来的方向,Rolain 教授认为随着检测技术的发展,全基因组测序的时间将显著缩短,这使基于 WGS 的抗菌药物耐药监测成为常规表型检测方法的又一选择。最后,Rolain 教授援引爱丽丝槌球游戏来比喻抗菌药物耐药发展的不可预测性,我们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单纯的计数,更多的需要大家思考和调查,对新兴的感染性疾病和抗菌药物耐药新机制进行监测。

摄影:武雍嵬

编辑: zhouying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