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医事》创办人戴戴:唯有价值观,不可替代

   2016-03-05
字体大小:

戴志悦.jpg

安静下来,不要再混战和跑题了,这场乱麻需要回归秩序,把医闹交给警方处理,把红头文件交给官方之间交涉,把开公司涉嫌贪腐交给纪检调查,医疗本身才是事件的核心。让医疗和法律界专家去还原事实和真相,弄清楚她在这个世界活着的最后那几个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最终对这件事作出公平公正的判决。

对于逝者,如果死亡是无法弥补的遗憾,那么在她死后,各种暴力乱相,互相指责,推脱责任,造谣生事,任何无关的人都可以像法官一样来评判她,还有人甚至以她的人生作为反面教材来警醒婚姻中的女人……

我不禁要问,这个世界的善意去哪儿了?

——《北医三院孕妇之死,你我的善意去哪了》

我想你一定也曾被这篇文章刷过屏。文章作者戴戴(戴志悦)是浸淫医疗圈近 10 年的媒体人,曾担任《健康时报》编辑部副主任、腾讯网健康频道副主编,并创办了《大医生兵器谱》、《医生医事》两大医疗自媒体品牌。

这周一,我与戴戴坐下来聊了聊,听她讲述文章的幕后故事,也一起聊了聊医院品牌和医生品牌。

交谈中,戴戴谈得最多的词是——价值观。她认为,写文章,做微信号,乃至一家医院树立医院品牌,最后都是在输出你的价值观。

「唯有价值观,是不可替代的。」

那些纷纷扰扰的医疗纠纷

事情出来时,我一直在外面出差。开始没想过去发表评论,只是把原来在《健康时报》工作时写的科普,拿出来发了一下。随后看到很多舆论在翻别人的家底儿。其中一篇文章刺痛了我——「男权癌」。

这篇文章认为「男权癌比妊娠子痫更致命」的依据,仅仅就是人家的三女一子的家庭成员结构,以及几年来夫妻二人为怀孕生子所做的努力,然后就臆断出这是一个在新时代被男权癌「压迫」的女性,只为给家里传宗接代,不顾她的死活。

我不是同情她和她的家人,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也和她一样,世界这样对待我的家人,这样非议我的死亡,我会多么痛苦。

我实在不喜欢这种随意给别人贴标签的做法,有一句谚语说:批评别人走路慢之前,请先穿上别人的草鞋走一里路试试。

写文章时,我就知道一定会有人骂。微信后台的评论骂什么的都有,有些看起来是医生,认为我在替患者说话;有些是普通人,认为我是在替医院洗白。很正常,很多人习惯用立场来代替判断了。

列斯科夫说,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活给别人看,一种是活给自己看。所以,与其绞尽脑汁却又徒劳无功地想着如何去活成别人喜欢的样子,倒不如努力去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你不但要能够坦然接受由衷的赞美,更应该学会去承受不被理解的委屈,甚至是恶意的中伤诋毁。

前两天不太想说话。但想明白了也就开心了。更开心的是,有患者家属的朋友在后台充满意善的留言。说明该看这篇文章的人看到了,也许事情有了善意的转机。

还记得湖南湘潭的羊水栓塞产妇吗? 事情发生后的一天,我在开车上班的路上,听汪峰的歌《美丽世界的孤儿》,泪流满面,到办公室后,就打开电脑,写了一篇文章,《你们好吵,我听不见宝贝的哭声了》。

以去世的妈妈的口吻,对这个孩子说的话,带着善意,医生也不是要害妈妈,而是他们遇到了困难。那些孕妇,不要害怕,不要产生恐惧。我遇到的是突发的很小概率的事。很多人看完之后平和下来,对我说,戴戴,看完这篇文章,这件事到此为止了。

实际上,这一两年,碰到的每一件事,我都会回到人道主义的立场去思考,我作为一个普通人,一个妈妈,我究竟是怎么想的。

大医生兵器谱,医生医事,都是我创办的,其中「兵器谱」是我和另外几个合伙人的创业项目,半年前我已经处理完股份离开了,回到了我的自留地「医生医事」,专心写故事,写医疗界的各种故事。前几天一个朋友跟我说,她觉得大医生兵器谱,是一个机器式的媒体,而医生医事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有她的喜怒哀乐,有她的价值观。

价值观是一件挺重要的事。写文章,做微信号,最后都是在输出你的价值观。

医生品牌与医院品牌

一个人的精力有限,这半年我除了写稿子、出差,其他什么也没做。文章也仅仅只是写完后简单一排版就推送,然后往朋友圈一扔了事,几乎没做什么运营,自己也不懂运营,因为我只能尽力做好写文章这一件事,其他事我不专业。所以说医生品牌、医院品牌的话题,我也不专业,只能抛砖引玉谈一点个人粗浅的想法。

我想万事同理,一个人只能专注做好一件事。

最近在为一位老院士写传记,他跟我说,现在的医生因为各种原因,参加的会太多,各个科室有考核要求必须办会,我参加了你科室的会,我的会你就必须来支持,导致没有更多时间花在病人身上。他希望会的数量少一些,高质量的会不妨多一些。

当一个好医生,必须在临床和研究上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需要终身学习,如果还要花很多时间去做自我传播和营销,势必会减少放在医学上的时间?

医生会分成很多种,有纯粹做医生治病的,有可以写好医学科普成为很好的健康传播者的,从能力上来说两者也并不矛盾,但放在一个人身上时还是时间的分配问题。

有一位大师说过,现在的人不缺知识,而缺故事。我认为,把自己活成一个有故事的人,是品牌传播营销的最高境界。让自己成为故事,让别人讲述故事。

医院也是如此。

那些世界顶尖医院,克利夫兰诊所、梅奥诊所等品牌并不是靠医生做科普做出名的,它们是把自己做成了故事,一个带着价值观的故事,自然地通过讲故事传递价值观。看克利夫兰诊所的宣传片在网上流传很广,用一句话描述镜头触及的每一个人的故事,它传递的就是价值观,会击中一个词,同理心。这也是一种普世的价值观。

一个国家还不能输出它的价值观的时候,它就还不能称之为强国。医院也是这样。当你不能输出价值观的时候,就还有人能替代你。

很多医院可能认为,市场份额是第一位的,要在有了市场份额之后才能考虑树立价值观。这好像又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没有正确的价值观为基础,所有的经营、管理行为都容易变形,这样又如何去赢得患者的信任而占有市场份额?投资医疗一定不是一个赚快钱的事情,必须有守得花开见月明的耐心。

价值观,要说空,它很空,要说实在,它也很实在;设备,你先进,我可以更先进;技术,我可以去学,去模仿;医生,我可以去挖。唯有价值观,是不可替代的。

编辑: 方方    来源:丁香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