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晓明:我为什么离开协和?

   2016-03-05
字体大小:

龚晓明.jpg

如何将技术力和团队领导力,转化成患者口碑和行业品牌,丁香园采访了峰会嘉宾龚晓明医生。

嘉宾简介

龚晓明医生,妇产科自由执业医生,沃医妇产科名医集团联合创始人,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医学博士,中国妇产科网、风信子创始人。

出走体制,专注医疗

我是协和医科大学毕业的,1998 年到 2013 年间在北京协和医院工作大概 15 年时间,之后在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工作了 1 年半时间,2015 年 2 月份之后开始自由职业。早在 2013 年,我在协和时就开始多点执业了,而在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的时候我尝试在公立医院内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及在私立医院内的多点执业,我个人是妇产科医生,同时对医疗信息化和互联网医疗的结合非常感兴趣。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离开协和,这和我个人对医疗的感受有很大关系。

2012 年,我在美国呆了一年左右,第一天去克利夫兰诊所,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的挂号大厅,看不到我们国内医院的拥挤。

当我第一次走进他们手术室时感觉非常吃惊,主刀医生竟是培训中的 Fellow,而他的导师在旁边做助手,还有一个住院医师也是助手。

而国外的专家又在哪执业,大家可以去诊所看看,也就是街边医生自己开的诊所,很多手术都是在诊所当中进行的。在国外,很多医生都是自己的主人。

在协和工作的时候,我经常在思考,中国医疗目前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大型三甲医院医生工作非常繁重,而基层的医生又没有太大的病人,背后反应的问题是医生质量的不平均,再往后是医生培训制度的缺失,以前一个医学生毕业了以后直接进入到医院,去协和就是协和的水平,去了县医院就是县医院的水平,非均质化的医生是病人涌向三甲就医的主要问题。

其二就是医疗的价格管制,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由政府定价,而这种定价并不准确,用低于市场成本的价格来提供服务,那么必然是通过牺牲服务质量和医疗质量来作为代价的。

市场化的思考与尝试

从国外回来以后,我个人感觉,未来医疗的改变方向是:该市场的交给市场,该公益的由国家来提供服务兜底。

2013 年,我从协和离开以后来到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做了一个尝试。我创立了一个妇科五组的门诊,主要是带着整组的医生来出诊。住院医往往先查体,然后和我讨论治疗方案,如果方案可行,就按照他们的意见治疗,如果不可行我就会再次给病人做检查,重新制定治疗方案,区别于以前在协和时候的专家门诊,这是住院医师主动思考和学习的过程。

gong.jpg


在公立医院我不出专家门诊和特需门诊,是教学门诊,病人不能指定找我看。如果病人一定要指名找我看,只能是去我的多点执业点去预约,在私立医院的专家号是市场自由定价的,刚开始私立医院给的建议价格 2000 元,但我觉得太贵了,不符合市场定价,然后改成了五六百。这个定价使得我工作的量适中,同时病人对我的服务也比较满意。

品牌管理带来更多机遇

由于创业的关系,去年 2 月份,我回到北京做自由执业的医生。自由执业的结果就是我和医院之间完全脱离关系,我不再隶属于哪家医院,更加准确的说我现在和很多医院是合作关系。我在私立医院看病人的时候,病人是冲着我来的而不是医院提供给我的。

现在大家都在用大众点评找餐馆,大家会在大众点评上对餐馆进行评论。其实医生和餐馆是类似的,都有自己的品牌,用户也会对服务做点评,评价好了,找你的人才会更多,所以医生也要注意经营自己的个人品牌。

百闻不如一见

想知道更多龚晓明医生打造个人品牌的经验吗?

2016 年 4 月 13-16 日,医疗传媒领军者丁香园将在杭州举办「2016 中国医疗行业品牌传播高峰论坛」。届时,龚晓明医生将在论坛上发表精彩演讲,期待您与龚医生一同预见医生发展之路。

编辑: 方方    来源:丁香园

网友评论